• 阿富汗称美无人机炸死巴塔头目 后者曾下令射杀玛拉拉 2018-12-09
  • 安福一矿区生活用水设“最低消费”?安福水利局:可申请减半或报停 2018-12-07
  • 为什么火箭通常采用垂直发射? 2018-12-07
  •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!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8-12-05
  • 西安幼升小反映问题是去年近3倍 花式上学难案例层出不穷学位学区-西安新闻 2018-11-29
  • 省领导会见香港贸易发展局代表团 2018-11-28
  • 龙舟影像 广州最有名土豪村端午龙舟招景 2018-11-28
  • 杰森·斯坦森:《巨齿鲨》水下拍摄难度大 2018-11-26
  • 新华社评论员:全面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 2018-11-26
  • >教育>>正文

    中国篮协官方网站 首页:HTH联合创始人:教育创新如何从理想变成现实

    cba www.oya88.com 原标题:HTH联合创始人:教育创新如何从理想变成现实

    看点:在美国加州,有一所全球闻名的创新学校。近20年来,它用PBL模式革新了教育实践。比尔?盖茨参访时曾评价“这是每个美国孩子都向往的创新学?!?;名校招生官问校长,你们还有更多的毕业生吗;关于学校教育创新的纪录电影在豆瓣评分达到9.0。

    这所高中就是High Tech High高科技高中(下文简称HTH),2000年成立,已发展为有14所学校、覆盖5000余学生的综合性K-12教育生态群。学?;棺派枇⒘私逃芯吭?,助力更多的教育创新发生。

    在HTH学习,到底怎么样的画风呢?

    在校园各个角落,不同年级的学生三三两两围坐一起,以小组为单位讨论话题、研究项目,或动手设计小发明。

    在教学楼的墙上,贴满了学生作品以及告示。上图关于HTH的特色“实习项目”:每位HTH的学生,都要求腾出两个月时间,在当地公司企业或各类机构进行真实工作环境的沉浸式实习体验,学校也会提供全过程的指导。作为坚持项目式学习的鼻祖,HTH一直非常重视学生参与实际项目,在现实世界中实践与成长。

    为什么选择以项目式学习作为教育创新的方向?通过项目式学习,孩子获得了哪些不一样的锻炼?我们邀请到HTH联合创始人、现任HTH教育研究院名誉主席Rob Riordan进行了一对一访谈,聊了聊项目式学习的鼻祖HTH如何把这一教育创新模式从理想变为现实。

    HTH正式成立于2000年,当即将迈入21世纪时,为什么会想要创建一所像HTH这样的学校?

    Rob:HTH成立有两个源头。Larry Rosenstock和我是学校的联合创始人。我们曾在麻省剑桥市的同一所学校教书,Larry教木工课,我教写作。一天,Larry的学生来寻求写作方面的帮助,他们写作时遇到了困难。但是,当我让他们写怎么设计电路板的时候,他们喜欢这种写作过程。我就这样认识了Larry。他跟我讲了很多这些学生在写的东西,以及他们在木工课上有多聪明。

    我们谈到,如果能成立一个科技类的实践项目,并把人文社科融合进去,学生的现实经验就是课本。我们在剑桥市试着做了这样一个手脑结合、探究世界的项目。从那时起,我们就想,如果有一天能够办一所学校,学校里学生将都去做实践项目,没有专业选择的限制,老师将不被学科所分隔,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创新、发展。

    HTH的第二个源头是圣地亚哥当地的需求。1996-1999年,圣地亚哥当地的一些商业团体,包括一些高新技术公司,发现很难找到满足他们要求的员工。他们决定要创办一所学校。当时我们在剑桥市的一些实践被传开了。Larry对当地的商业团体说:“我知道你们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学校,我和我的朋友可以一起做?!蔽颐呛推渌恍┙淌?,一起搬到了圣地亚哥,创办了HTH。其实当地的商业团体一开始以为,学?;嶂苯优嘌鲈惫?,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,学生高中毕业之后很多都进入了大学。但这对于当地的发展也是有利的。

    为什么HTH会把项目式学习作为日常教学的“常规动作”?

    Rob:第一点,关于教育公平。采用项目式学习的方法,除了能结合手脑,还能实现平等的教育。HTH的孩子们的生活背景、学习基础很不一样。在项目中,他们都能获得闪光的机会,可以通过不一样的形式来展现自己对内容的理解。

    第二点,根据有关学习理论的研究,我们知道,Howard Gardner提出,人的智力是多元的。坐着听讲可能并不是一个高效的学习方式,而项目式学习提供了多种学习模式。

    第三点,我们现在需要考虑21世纪技能,就是合作,沟通,创新,批判性思维等等。虽然这些不是项目能够直接给予的。项目式学习当然不是万能药,学生们不会自动从项目里得到这些,这需要仔细地、深入地去设计。但项目式学习为学生成为自主驱动的学习者提供了机会,使他们能够应对复杂的世界,因为项目式学习是与现实世界相联结的。

    考试一直是很多老师和家长关心的一个话题。我们在拜访学校时,也注意到有班级正在准备SAT数学考试。进行项目式学习和应对标准化考试之间,HTH是怎么平衡的呢?

    Rob:我们用项目式学习而不是考试来主导课程。但是,我们也理解,考试,比如SAT,会影响孩子人生的发展。如果他们SAT考得不好,他们的选择就会受到限制。学生接受SAT辅导和练习也确实对考试表现有益。我们希望学生能取得成功,也会花一定时间在SAT上。比如,每节科学课的前20分钟,我们可能让孩子准备SAT题目,然后就去做项目。

    但是另一方面,我们并没有在州级考试上花费很多时间。因为通过我们的项目,学生的读写、计算能力已经得到了锻炼,所以州级考试是不用愁的。

    最近,我们小学低年级阅读测试结果不是很理想,一方面是因为孩子们入学时的水平比较薄弱。但是我们的重点不仅仅在于关注怎么提升考试成绩,而是关注如何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,让他们成为一个真正的阅读者。当然,我们也意识到,我们很可能没法完全通过项目来培养孩子的文学素养。我们可能会设置一些读写任务,尽可能与项目相联系。

    如果把视角聚焦到某个学生个体身上,在HTH,学生的日常安排是什么样的呢?

    Rob:我们不希望学生说,我九点上数学,十点上科学,十一点学英语。我们希望他们每天的体验是一个整体,做一两件事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整合学科,融入英语、社科、数学和科学、西班牙语和人文学科。学科整合了之后,学生每天要关注的事情少了,变成做一个大项目?;旧?,学生们每天只要去3个不同的教室,一天分成5个时间段,有时候相邻的两个时间段是合并的。

    我们把学生按组分好,每个组里面的孩子情况很多样,但这个组却是相对固定的,也就是说总是同一群孩子一起上课。每组孩子还有两个固定的老师。这样老师就能更深入地了解他们自己组的孩子在各个方面的表现,并带他们一起做项目。

    除了让孩子做好面对未来的准备,HTH还很强调参与到当下的活动中去。我们11年级的学生,做了一部时长1个小时的枪支暴力纪录片。他们众筹到了3500美元,用于买相机和请影片拍摄顾问,到全国各地去采访受枪支暴力影响的孩子,最后做成了一个非常棒的纪录片。这就是他们在学校里完成的。这让我非常自豪。

    还有一些孩子,在学校附近的一个搬迁片区的玻璃镜子上作画,这个项目发展成了社区重建项目,为社区修建了咖啡屋、社区中心等等。幼儿园的小朋友们成了附近一个野生小池塘的守护者,4年级的孩子们为帝王蝶的繁衍做小站等等。我认为,他们现在所做的这些事情,都令人印象深刻。这些项目也为他们未来的成长和发展做好准备。

    和HTH学生聊天时,感觉到他们都相对成熟和自信,能大方地面对陌生人侃侃而谈。从你的视角来看,你觉得HTH学生在毕业之后有什么独特收获吗?

    Rob:第一,HTH的学生不害怕与成年人进行交流。我们的学生曾经到大学里去听课,500人的课堂。讲座结束后,他们会站起来跟教授进行交流。很多学生上了大学以后,跟我们说,他们大学里的很多同学不习惯跟教授交流,但是HTH的学生会主动找教授聊,组织学习小组,他们做事很有目标感,善于把所做的事情公开展示出来。UCSD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招生官曾说过,他们恨不得多招一些HTH毕业生。

    我们曾接待了一些以色列的教育官员和学者。以列色的代表提了个问题:能不能一句话概括一下,你希望学生从HTH获得的东西。我们的学术主管想了一下说:热情。正好那天,几个从HTH毕业的学生回学校指导学生项目,我们一起吃午饭,以色列官员问了学生同一个问题:你们从HTH获得了什么。官员身旁的学生回答说:我一个词就可以概括了,热情。简直太神奇了。热情是参与、学习和探索的关键,学校的学术主管和毕业生不约而同地都这么说。

    我们学校的很多孩子都来自需要经济补贴的家庭,但是我们很自豪的是,我们培养出来的家庭里第一代大学生,能够大学毕业的有70%,高等教育完成率很高。我认为,这与我之前所说的能处理复杂世界问题、自我驱动力强、有良好的沟通展示能力等等有关。

    HTH的教师发展项目,都有关注哪些方面?你觉得HTH的老师幸福吗?

    Rob:在HTH工作的老师给了我们很多积极的反馈。我觉得这与教师如何得到尊重、是否被鼓励去设计他们的工作有关。我觉得很多时候,人在工作中是否被解放、是否允许创造的重要性是被低估了的。在美国,其实很多老师只是被交代了要教的课程,他们只是这门课的代管人。在HTH,设计课程是老师的责任,是他们需要和同事一起合作完成的工作之一。老师们觉得这是一件振奋人心的、充满活力的事儿。

    关于教师在HTH得到的发展,首先,我们希望能够消除老师之间的隔阂。平时,在HTH,老师总是比孩子提前1个小时到校,保证他们能够有时间去讨论孩子的情况等等。

    后来2004年的时候,我们经过加州政府的同意开设了教师资格认证项目,修完这个项目的学生可以获得教师资格。这是因为,当时学校想聘请来自行业领域的专家做我们的老师,但是他们是没有教师资格证在学校教书的,同时,我们也得请他们利用晚上的时间到学校参加培训,才能保证他们能够用我们希望的方式教课。所以我们感到应该自己建立这样一个能够授予教师资格的项目。我们希望通过开放学校,能创造一片成年人来学习的沃土。

    接着,到了2007年,我们觉得一个简单的资格认证项目已经不足够了,我们需要为老师提供进一步的职业发展机会,为教育设计和领导力的形成提供内在支持。我们的教育研究生院,是传播我们理念的发动机,也是我们与全世界进行交流的渠道。我们现在有一个新学校创新奖学金,为那些正在创建新学校的人颁发。因为这些人在全国各地,所以部分项目是在线授课的形式?;褂幸桓鱿钅?,是针对全球各地的团队的,他们每年到HTH来3次,剩下的时间在他们自己的国家进行工作,HTH的导师远程指导。在北京、英国、澳大利亚、西班牙,都有这样的学校。我觉得这非常令人激动。

    内容来源:FT中文网,作者田文、潇阳,未经允许,谢绝转载!

   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责任编辑:

  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    阅读 ()
    投诉
    免费获取
    今日推荐
  • 阿富汗称美无人机炸死巴塔头目 后者曾下令射杀玛拉拉 2018-12-09
  • 安福一矿区生活用水设“最低消费”?安福水利局:可申请减半或报停 2018-12-07
  • 为什么火箭通常采用垂直发射? 2018-12-07
  •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!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8-12-05
  • 西安幼升小反映问题是去年近3倍 花式上学难案例层出不穷学位学区-西安新闻 2018-11-29
  • 省领导会见香港贸易发展局代表团 2018-11-28
  • 龙舟影像 广州最有名土豪村端午龙舟招景 2018-11-28
  • 杰森·斯坦森:《巨齿鲨》水下拍摄难度大 2018-11-26
  • 新华社评论员:全面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 2018-11-26